?
您的位置:  河北快三百十个走势图 > 司法裁判要旨 > 刑事裁判要旨 > 正文

河北快三平台下载安装:刑事案件被害人的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可以要求賠償了

2019-05-05 23:08 次閱讀

河北快三百十个走势图 www.xkcvf.icu  

2011年5月28日之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被害人及其親屬死亡賠償金以及殘疾賠償金的請求法院是支持的。2011年5月28日,隨著《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問題的答復》發布,各級法院審理涉及侵犯人身權利的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賠償范圍發生了重大變化:只賠償醫療費、喪葬費、交通費等直接物質損失,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不屬于被害人的直接物質損失,不屬于賠償的范圍。

理由無非是:

1

(1)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物質損失以及經濟損失是指物質財產損失,不包括精神損失。而死亡賠償金以及殘疾賠償金具有精神撫慰金性質,屬于精神損失。

2

(2)因為有些被告人非常貧窮,沒有賠償能力,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以后不能執行,使法院判決成為“法律白條”,損害法院權威?;箍贍芤蚺芯霾荒苤蔥?,導致被害人上訪、鬧訪,所以干脆不判!聽聽,這都是什么邏輯……

3

(3)法院支持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請求,可能導致被害人要價太高,被害人所以干脆放棄賠償,反而不利于被害人……(所以不支持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降低被害人的期望值,容易調解,被害人容易滿足……)


于是出現了一個奇怪現象:都是刑事附帶民事,屬于過失犯罪的交通肇事罪被害人的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法院判決支持。而屬于故意犯罪,侵權性質更惡劣的其他刑事案件被害人,卻得不到死亡賠償金或者殘疾賠償金。這類案件的被害人,要想得到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只能依靠雙方調解,反正法院判決是堅決不會支持的。于是,有些刑事案件被害人需要在放棄賠償請求,還是得到被害人方賠償但必須表示對被告人諒解之間作出艱難的選擇。

不過實踐中,還是有法院無視這樣的司法解釋,在判決中支持殘疾賠償金,如2015年安徽省淮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淮民一終字第00929號民事判決。盡管不是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是單獨提起的民事訴訟,但意思是一樣的。

這算是有擔當還是適用法律錯誤呢?

這個問題應該在2019年第三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中找到了答案,因為2019年第三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公布了這個案例!這應該意味著刑事案件被告人可以主張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了,而法院也應該支持了!


附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問題的答復(法辦【2011】159號)

附2:安徽省淮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淮民一終字第00929號民事判決書


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問題的答復

(法辦﹝2011)159號)

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問題,我院的傾向性意見是:附帶民事訴訟案件依法只應賠償直接物質損失,即按照犯罪行為給被害人造成的實際損害賠償,一般不包括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但經過調解,被告人有賠償能力且愿意賠償更大數額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調解不成,被告人確實不具備賠償能力,而被害人或者其近親屬堅持在物質損失賠償之外要求賠償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對于卻有困難的被害人,給予必要的國家救助。主要理由是:

(1)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和刑法第三十六條第一款“由于犯罪行為而使被害人遭受經濟損失的,對犯罪分子除依法給予刑事處罰外,并應根據情況判處經濟損失”的規定,這里的“物質損失”和“經濟損失”僅指物質財產損失,不包括精神損失。同時,刑事犯罪造成財產損失與單純民事侵權行為造成損失在應當賠償、能夠賠償以及法理上存在明顯不同。依據法律規定,對附帶民事案件與單純民事案件不應適用同樣賠償標準。

(2)司法實踐中,刑事案件被告人絕大多數是農民、無業人員和進城務工人員,非常貧窮,幾乎沒有什么財產可供賠償,如果超出法律規定的范圍判其高額賠償,必定要打法律“白條”。由于無法得到實際執行,既影響裁判的權威,更常常引發被害方上訪、鬧訪問題,法律與社會效果均無法保障。

(3)簡單套用《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賠償的數額標準高達十幾萬、二三十萬元,常常使被害方對巨額賠償抱有不切實際的期待,一旦被告人不能足額賠償,就認為其沒有悔罪誠意和表現,導致民事調解根本無法進行,并進而在刑罰訴求方面堅決要求對被告人判處重刑乃至死刑,甚至以纏訟、鬧訪相威脅、要挾,嚴重影響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和“保留死刑,嚴格控制,慎重適用死刑”政策的貫徹落實,嚴重影響社會矛盾的有效化解和和諧社會的建設。

(4)高額賠償表面上看似乎有利于?;け緩θ說暮戲ㄈㄒ?,這是有的學者和部門認為附帶民事訴訟應與單純民事賠償執行統一標準的主要考慮,但由于刑事案件被告方實際賠償能力很低,甚至沒有,而被害方“要價”又太高,導致實踐中許多被告人親屬認為,與其東借西湊代賠幾萬元被害方也不滿意,索性不再湊錢賠償,結果造成被害方反倒得不到任何賠償。命案中這種情況尤為普遍,直接導致的結果是被害方的境遇更加悲慘,既不利于被害方權益的切實維護,也不利于社會關系的及時修復。

(5)解決這一問題應當立足實際,充分考慮我國的現實國情,嚴格依法審判,并著眼于案件裁判的實際效果,促進社會和諧。

感謝您對人民法院工作的關心和支持!

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安徽省淮南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淮民一終字第00929

上訴人(原審原告):尹瑞軍,男,1953617日出生,漢族,退休工人,住淮南市田家庵區。

委托代理人:段元虎,淮南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顏禮奎,男,19571010日出生,漢族,淮南礦業集團退休職工,住淮南市田家庵區。

委托代理人:樊福敏,安徽俊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楊杰,安徽俊誠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上訴人尹瑞軍因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案,不服淮南市田家庵區人民法院(2014)田民一初字第0180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12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尹瑞軍及其委托代理人段元虎,被上訴人顏禮奎的委托代理人樊福敏、楊杰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尹瑞軍原審訴稱:2012112617時許,尹瑞軍在淮南市田家庵區老龍眼洞泉村37號樓北邊菜地與顏禮奎妻子韓子云發生爭執。顏禮奎為報復尹瑞軍,竟持刀將尹瑞軍捅傷。尹瑞軍被捅傷后當日被送往淮南市東方醫院集團總醫院治療,后轉院至淮南新華醫療集團治療,共計住院108天,在家休息至今。尹瑞軍的傷情經診斷為:全身多處刀刺傷、左坐骨神經挫傷、右腓總神經損傷。顏禮奎故意傷害尹瑞軍,導致尹瑞軍輕傷,給尹瑞軍造成的所有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為維護合法權益,特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一、顏禮奎賠償尹瑞軍醫療費、人體損傷程度鑒定費、復印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交通費、衣服鞋子損失共計13047.27元,殘疾賠償金、護理費、營養費、誤工費、傷殘鑒定費、被扶養人生活費、后續治療費用待傷殘鑒定后追加起訴;二、訴訟費由顏禮奎承擔。2014114日,尹瑞軍申請追加訴訟請求:判令顏禮奎賠償誤工費18283.87元、營養費3330元、護理費15234.25元、精神損害撫慰金8000元、殘疾賠償金46228元。

顏禮奎原審辯稱:一、本案系鄰里小事糾紛產生廝打,并非尹瑞軍訴稱的報復;二、顏禮奎已經刑事處罰,顏禮奎只承擔直接經濟損失,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不予承擔;三、尹瑞軍系退休職工,誤工費不存在;四、尹瑞軍僅為治療,其住院實質是空床掛床,并非實際住院,鑒定機構檢材不能作為有效證據使用,請法院依法核實。

原審查明:尹瑞軍與顏禮奎同住淮南市田家庵區老龍眼洞泉村。2012112617時許,雙方因小區菜地問題發生口角并廝打,顏禮奎持刀將尹瑞軍捅傷。尹瑞軍隨后被送往淮南市東方醫院集團總醫院治療,經診斷為:全身多處刀刺傷、左坐骨神經挫傷、右腓總神經損傷。后尹瑞軍轉院至淮南新華醫療集團治療。2013822日,淮南市田家庵區人民法院作出(2013)田刑初字第00346號刑事判決,顏禮奎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2014825日,尹瑞軍另行提起民事訴訟,請求人民法院判如所請。

原審另查明:案件一審審理過程中,尹瑞軍申請對傷殘等級、誤工期、護理期、營養期及后續治療費進行鑒定。原審法院依法委托安徽新萊蒂克司法鑒定中心依法進行鑒定,鑒定機構作出皖新萊司鑒(2014)法臨鑒字第1559號鑒定意見書,認定尹瑞軍的傷情相當于道路交通事故十級傷殘,誤工期限為180天,護理期限為150天,營養期限為111天;因尹瑞軍現在尚無具體的后續治療項目,不予受理尹瑞軍后續治療費的鑒定。

原判認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本案雙方糾紛已經刑事處理,顏禮奎故意傷害尹瑞軍,應當承擔相應民事賠償責任。另據我國刑事訴訟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犯罪行為造成被害人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付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等費用。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進行調解,或者根據物質損失情況作出判決。因此,關于尹瑞軍的各項主張:醫藥費8737.27元,支持合理部分7171.39元;住院伙食補助費2160元,尹瑞軍三次住院合計111天,參照30元每天的伙食補助標準計算,尹瑞軍的該項主張未超過法律規定,予以支持;交通費1080元,因尹瑞軍沒有提供相關的票據予以佐證,酌情確定交通費按照5元每天的標準計算,依法支持合理部分為555元;營養費3330元,經鑒定,尹瑞軍所需的營養期為111天,按照30元每天的標準計算,尹瑞軍的該項訴請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護理費15234.25元,經鑒定,尹瑞軍的護理期為150天,因尹瑞軍未提供護理人員的收入狀況,參照上一年度本省居民服務業和其他服務業平均工資37074元每年每人的標準計算,確定護理費的數額為15235.89元,尹瑞軍主張15234.25元未超過法律規定,應予支持。尹瑞軍關于病案復印費、衣服鞋子損失的訴請不符合法律規定,不予支持;關于鑒定費、誤工費的訴請,依據不足,不予支持;關于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的訴訟請求,因其并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和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的犯罪行為造成的物質損失,不予支持。綜上,尹瑞軍在本案中應獲得的賠償款為27340.64元[醫藥費7171.39元+護理費15234.25元+交通費555元+住院伙食補助費2160元+營養費2220元]。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條、第五條、第六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第一百零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一百五十五條、第一百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顏禮奎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尹瑞軍醫藥費7171.39元、住院伙食補助費2160元、交通費555元、營養費2220元、護理費15234.25元,合計27340.64元;二、駁回原告尹瑞軍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380元,由尹瑞軍負擔1896元,由顏禮奎負擔484元。

宣判后,尹瑞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一審認定尹瑞軍不存在誤工系認定事實不清。尹瑞軍在被顏禮奎傷害時系在淮南市田家庵區振標裝修部工作,尹瑞軍對此提供了營業執照和考勤表予以證實。一審法院在查明上述事實的情況下,仍不支持誤工費錯誤。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一審認為尹瑞軍主張的精神撫慰金、殘疾賠償金,因其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的由犯罪行為造成的物質損失的范疇不予支持錯誤。因顏禮奎的傷害造成尹瑞軍十級傷殘。顏禮奎的刑事部分已經刑事處理,尹瑞軍在刑事案件中并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而是就顏禮奎的民事人身侵權另行提起民事訴訟,不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故尹瑞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提起人身損害賠償。根據上述法律規定,顏禮奎應賠償精神撫慰金和殘疾賠償金。綜上,請求本院撤銷原判;改判顏禮奎向尹瑞軍支付誤工費18283.87元,殘疾賠償金46228元,精神撫慰金8000元,合計72511.87元;一、二審訴訟費用由顏禮奎負擔。

顏禮奎辯稱:

一、參照《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的指導意見》的規定,一審不支持誤工費正確;

二、殘疾賠償金不屬于因犯罪造成的物質損失的范疇,依法不應賠償;

三、本案不應支持精神撫慰金。綜上,一審判決正確,請求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雙方當事人二審所舉證據與一審相同,相對方質證意見也同于一審。本院認證意見與一審一致。

除一審查明的事實外,本院二審另查明:2013年度,安徽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3114元。

根據尹瑞軍的上訴請求、理由及顏禮奎的答辯意見,本院歸納本案爭議焦點如下:顏禮奎應否對尹瑞軍主張的誤工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承擔賠償責任。

針對本案爭議焦點,本院認為:

1、關于誤工費。尹瑞軍系退休職工,對于退休職工,如其主張誤工費,其應向法院舉出勞務合同或聘用合同、工資表、單位誤工證明等證據。但尹瑞軍僅向法院提交了營業執照和考勤表,且考勤表標注的日期為20126月至9月,時間段較短,上述證據不足以支持尹瑞軍關于誤工費的主張,對尹瑞軍關于誤工費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2、關于精神撫慰金。本案顏禮奎已因傷害尹瑞軍的犯罪行為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三個月,顏禮奎被判處刑罰對尹瑞軍是一種精神上的撫慰;且精神撫慰金不屬于物質損失的范疇,故對尹瑞軍關于精神撫慰金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3、關于殘疾賠償金。首先,從本案的事實和相關法律規定看,顏禮奎的故意傷害行為致尹瑞軍構成十級傷殘?!噸謝嗣窆埠凸秩ㄔ鶉畏ā返謁奶豕娑?,侵權人因同一行為應當承擔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的,不影響依法承擔侵權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規定,侵權行為造成受害人殘疾的,侵權人應當賠償受害人殘疾賠償金。根據上述事實和法律規定,尹瑞軍關于殘疾賠償金的訴訟請求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其次,從公平的角度看,犯罪行為對受害人造成的傷害甚至比純粹的民事侵權造成的傷害更大,如不予支持殘疾賠償金,會導致受害人因遭受犯罪行為侵害得到的賠償較少,遭受純粹民事侵權行為的侵害得到的賠償相對較多,對受害人不公平,支持殘疾賠償金更符合公平原則。再次,從殘疾賠償金的性質看,因侵權行為造成受害人殘疾的,必然會對受害人今后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影響,造成受害人的生活成本增加或者勞動能力下降,進而變相的減少了受害人的物質收入,殘疾賠償金應屬于物質損失的范疇。綜上,尹瑞軍關于殘疾賠償金的訴訟請求應當予以支持。殘疾賠償金的數額參照2013年安徽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結合尹瑞軍的傷殘等級計算。殘疾賠償金的數額為46228元(23114元每年×20×10%)。

另外,一審判決根據經鑒定確定的營養期限111天,按照30元每天的標準計算營養費的數額為3330元,但在判決主文中確定的營養費數額為2220元,計算錯誤,應予糾正,二審確定營養費的數額為3330元。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部分錯誤,應予改判。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條、第六條第一款、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一百三十八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淮南市田家庵區人民法院(2014)田民一初字第01805號民事判決;

二、被上訴人顏禮奎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一次性賠償上訴人尹瑞軍醫療費7171.39元、住院伙食補助費2160元、交通費555元,營養費3330元、護理費15234.25元、殘疾賠償金46228元,合計74678.64元;

三、駁回上訴人尹瑞軍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2380元,由尹瑞軍負擔672元,由顏禮奎負擔1708元;二審案件受理費300元,由尹瑞軍負擔109元,由顏禮奎負擔191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胡 偉

審 判 員  石興輝

代理審判員  ?!『?b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二〇一六年一月七日

書 記 員  王曉珊

友情鏈接